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万象 >
热门搜索:

世界最大宣纸书法作品问世 创吉尼斯世界纪录|吉尼斯世界纪录|将

Www.zjjxrs.com 发布时间:2016-02-06 文章来源:www.baidu.com
吉尼斯证书 吉尼斯证书
创作前铺纸也是学问 创作前铺纸也是学问
起笔 起笔
就是这幅作品,创下了世界基尼斯纪录 就是这幅作品,创下了世界基尼斯纪录
创作中 创作中
每枚重逾50斤的青田石印章 每枚重逾50斤的青田石印章
人在作品面前显得渺小了 人在作品面前显得渺小了
巨笔 巨笔

  原标题:这是“世界最大”的一幅《将进酒》!71岁恽建新创“基尼斯”世界纪录

  扬子晚报记者 张艳

  好大一张纸!好大一幅《将进酒》!究竟有多大?这张纸长约11米宽约3.3米,而在这张“世界最大的手工宣纸”上书写而成的《将进酒》刚刚获得世界基尼斯纪录“最大的宣纸书法作品(整张)”的证书。创下这项纪录的是71岁著名书法家恽建新,擅写大字的恽老坦言在第一张世界上最大尺寸的宣纸上写字还真是紧张,但一落笔就越写越“过瘾”,甚至是“上瘾”——他透露今年还计划写同样巨幅的《兰亭序》和《春江花月夜》,“起码写完这两幅”。

  首先你要有这么大一张纸! 44个人捞起“世界最大的一张宣纸”

  要创作世界上这件“最大的宣纸书法作品(整张)”,当然,首先你要有这么大的一张纸!众所周知,宣纸是中国传统造纸工艺之一,“始于唐代、产于泾县”,迄今已有1500余年历史。至今仍手工制作的宣纸单张到底有多大?我们常见的有三尺、四尺、六尺、八尺……也有丈二、丈六、丈八等尺幅的“大纸”。2015年,宣纸界的资深品牌红星宣纸雄心万丈地设计出了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整张宣纸:11米x3.3米。脑补下这个尺寸就已相当壮观,而在生产过程中的“捞纸”工艺环节,捞起一张纸需要44个工人!可想其规模是多么惊人。丈二宣(3.67x1.44)是通常用到的较大的尺幅,大概高近一人长逾二人吧!而这幅创纪录的大纸相当于六张丈二宣那么大哦!如果您对这种史无前例的大尺幅宣纸还没有直观感受,那么我说个参照物吧:一般情况下,纸和印章的大小总是需要协调的。为了配这张大纸,恽建新特别制作了三枚新的印章,而这三枚青田石印章每一枚都创纪录地超过了50斤,一个章印上去就有一平尺!现在这种纸还未在市场上批量生产,不过书法家对这种上天尺寸的纸可谓又爱又怕,用恽建新的话说,“一张价值两三万的这么好的纸,一个字写坏了就毁了,轻易真不敢下笔”。

  然后你要hold住它 恽建新四个小时完成这张“基尼斯”

  有了又大又贵又限量的纸,和又大又重又罕见的印,最主要的问题来了:你要hold得住这么大一幅作品啊!恽建新早年即以《草书秋兴八首》惊艳书坛,让人发出“怀素也不过如此”的感叹,写了60多年字的恽建新擅写大字,丈二、丈六的作品挥笔写来洋洋洒洒一气呵成,往往让人叫绝。去年在常州的义展他还刚写过一幅7米长的《将进酒》。不过,当接到红星宣纸方面的邀请来写这世界上第一张这么大的宣纸,他坦言还是“有点儿怕的”,“恽老师你写不写?听这话我真犹豫了一下。这个挑战太有诱惑力了,但我也知道这个真的很难写,尤其我也担心我这个年纪体力不够”。

  不过当然了,最后恽老还是没能抵挡住这个诱惑,2015年12月10日下午,徐州悦丰置业有限公司邀请恽建新先生来到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泼墨挥毫书写下了这幅李白的《将进酒》。当天的阵势相当震撼:首批限量生产的这种纸每张均有编号,15张办公桌拼成的临时书案上铺着编号1的这张大纸,恽建新提起笔,“正好我有一支合适的好笔,这笔蘸了墨之后有半斤重”。手里的重量提醒他周围帮忙拉纸按纸的工作人员就有10多个人,因为申请吉尼斯纪录的需要,全程还有摄像机跟拍,“说不紧张是假的,尤其起笔最难,因为一旦落笔就不能再迟疑了。而开篇的几个字如果没写好,接下来就没信心了”。好在多天准备的腹稿布局和已经烂熟于心的《将进酒》让手里半斤重的毛笔行云流水地写下了“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整首诗要一气呵成,不过恽建新坦言写到中间时是最艰难的,“还是担心写不好,要知道平时写小字的时候一个笔画平均用时0.01秒,但写这么大的作品,一个字大概就相当于四尺斗方,一个笔画平时用时1秒,1秒和0.01秒之间的用笔差别实在太大了”。好在作品过半之后他状态越写越勇,“心一下子定下来了,写到最后完全是享受”。最后一句“与尔同销万古愁”的“愁”是整幅作品中最大的一个字,约有半人高,现场喝彩声一片……

  将进酒,杯莫停 恽老还要写《兰亭序》《春江花月夜》

  写完整首诗恽建新花了两个半小时,加上盖章等后续环节,整幅作品整整四个小时才完成,旁边帮忙的年轻人感慨:“我们都站累了!”作品写毕,经过了初审、核名、补充材料、终审等流程,约一个月后,恽建新收到了世界基尼斯纪录“最大的宣纸书法作品(整张)”的证书。中国书法、传统宣纸、李白《将进酒》都进了基尼斯当然是件高兴事儿,而恽建新最大的收获是从“写过瘾”到“写上瘾”,大有“老夫聊发少年狂”“将进酒,杯莫停”的豪情。这不,刚调整过来他又想写了:他透露今年还计划写同样巨幅的《兰亭序》和《春江花月夜》,“起码写完这两幅”,其他的,“看状态再说”。

责任编辑:李天奕


Copyright © 2002-2011 人力社会新闻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