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留学 >
热门搜索:

出国留学初中生成中考弃考主力(图)

Www.zjjxrs.com 发布时间:2013-06-18 文章来源:www.baidu.com
 今年高考期间,不少出国留学的学生在执信中学门前拉横幅祝福参加高考的同学。如今这现象在中考考场前也屡屡上演。南方日报记者 郭智军 摄  今年高考期间,不少出国留学的学生在执信中学门前拉横幅祝福参加高考的同学。如今这现象在中考考场前也屡屡上演。南方日报记者 郭智军 摄

  高考虽过,今年各大考点外那群“弃考生”的呐喊打气声仍萦绕耳边。据教育部发布的数据,今年高考全国弃考学生约100万人,其中出国留学者近20万人。在广州中考考场外,同样有这样一群稚气未脱的弃考生,他们的名字大多数被学校提前挂在了光荣榜上,用以吸引“小升初”的学生和家长。

  广州市招考办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广州共有114173名考生参加了初中毕业生基本信息填报,但参加统一录取升学的考生数仅113240人,填报升学志愿的更只有112641人,比毕业生总人数少了1532人。

  业内人士分析,国外留学低龄化的趋势是中高考“缺考”人数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在“洋高考”“洋中考”同样是千军万马齐涌时,这条绕开国内升学“独木桥”的捷径是否还那么好走?

  国内中考比洋中考风险大

  “中考了,我本应是考场里的主角,现在却成了考场外的配角。”初三学生郭嘉杰最近更新了QQ状态。

  就读于广州海珠区某省一级民办初中的他,早在今年4月就拿到了加拿大一所私立高中的录取通知书。这几天,他就成了“陪考大军”中的一员。

  “广州11万多的考生争6万多个普通高中学位,辛辛苦苦拼下来还有一半人考不上高中。”阿杰总说自己很幸运,以他在年级里排150名左右的水平,想考上广州的重点高中是一件冒险的事。

  他的担忧是现实的。广州市招考办的统计数据显示,近几年广州普通高中的录取率都在五成多,而能考上国家、省、市一级示范性高中的考生仅有两成多。

  对此,阿杰的父母也早已做了准备。两年前,夫妻俩便开始筹划将孩子送到国外读高中。“起初我还舍不得走,后来发现爸妈很有远见。”郭嘉杰口中的“后来”是指今年初广州的中考改革风波。

  按照当时初拟的意见稿,高中分区招生和指标到校两项改革对阿杰都有切身影响——在越秀、荔湾和海珠3个老区中,他所在的海珠区优质学位最少。倘若分区招生,他要考越秀、荔湾的区属示范性学校将受跨区生比例限制。示范性高中倘若实行30%指标分配,可考的优质学位名额也将变少。如此一来,像他这样的中等生要上重点高中将更艰难。

  阿杰记得,当时班上有不少同学为此考虑放弃中考,提前出国留学,其中不乏低年级的师弟师妹。刚上初一的邱韵彤就在其中。

  跟阿杰有所不同,就读于重点班的韵彤从未跌出过班级前十,拥有越秀区户籍的她也不受分区招生的困扰,但这个优等生还是挤进了各大留学咨询会的人潮。在韵彤的妈妈黄女士看来,这些变幻莫测的政策如同一个定时炸弹,即便设了缓冲期,也会对孩子的前途造成威胁。

  更重要的是,提前准备留学这一决定,也合韵彤本人的心愿,她说:“因为国外高中有更多自由学习的空间。”

  阿杰与韵彤的抉择并非个例。据广州一家留学机构提供的数字显示,今年初咨询出国读高中事宜的学生同比增长了10%,截至今年4月,初中生申请海外留学的人数已约占总体申请人数的40%,其中以申请美国、加拿大、英国的居多。

  多数洋高中比洋大学易考

  “如果说,中国学生是为了逃避国内高考的压力而弃考出国,那么提前在初中出国留学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逃避在国内备战洋高考的压力。”高级留学顾问王红如此评价。

  事实上,在众多亲历者看来,在国内备考SAT(美国高考)的压力丝毫不亚于国内高考。

  不久前,一个《2个月考上SAT2300分的方法》的帖子在网上被疯狂转载,该方法为那些想出国的高中生列了一个攻破SAT的时间表:傍晚6时-9时背单词,11时-凌晨4时阅读,早上4时-6时睡觉,睡完觉去学校上课。

  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但考过了SAT的小陈认为这一点也不夸张,他目睹了一位女同学如何“玩命”似地背单词。“每天只睡2个小时,困了就吃辣椒,考完整个脸都肿了,惨不忍睹,可她却说用40天的艰辛换40年的幸福很值得。”小陈一脸无奈。

  天河中学的孙仕凛也经历过每天只睡4个小时的备考日子。去年1月第一次考完SAT,因为成绩不理想,他加入了“刷分”大军。“在国内考SAT要去香港,我去年去那考了4次。大家都说,香港博览馆这个当地最大的考点之一就是个‘万人坑’。”

  在这样的万人争夺战中,外国大学所认可的SAT分数也随之水涨船高。学生们说,以前考2100分能上排名世界前20的大学,会被人称为“考神”。现在考到这个分数也只能上前35名的学校了,“不算什么稀奇事。”

  中国学生的成绩甚至让国外的教育者觉得“不可思议”。去年6月,孙仕凛的SAT成绩还只有1650分,“刷”到10月最后一次考试时,成绩已达1950分。因为前后分差较大,他的成绩被推迟了一个月公示。“中国学生刷分成风,如果分差太大,美国方面会怀疑作弊,然后进行审查。”

  不过,若是提前在初中阶段申请出国,上述这些疯狂和风险都会大大弱化。

  “申请国外高中对语言成绩的要求要比申请大学低得多,他们更看重初中阶段的平时成绩,一般平均分在75分以上,就可以申请到不错的学校。”王红说,最难申请的是美国顶尖的私立高中寄宿学位,需要托福和SSAT(美国中考)成绩,但除此以外的大部分美国高中则只需提供相对简单的SLEP成绩,而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就更宽松,对托福、雅思等无硬性要求。

  于是,没有彻夜苦背,无须疯狂“刷分”,成绩平平的郭嘉杰拿着雅思5.5分的成绩单,踏入了加拿大一所口碑不错的私立高中。

  中教国际化助长低龄留学

  “事实上,即使国外高中的入学门槛再低,倘若学生们在封闭单一的教育模式中成长,也难以拥有出国留学的动力和能力。”有专家指出,留学低龄化产生的根源,是传统教育的国际化转型。

  广州市执信中学从去年起就与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合作,探索开办PCP国际课程。该课程班起步仅4个月,学生的SAT平均分已达1853分。

  与留学机构开设的课程不同,执信的PCP国际课程并不排斥国内课程。学生除了要学托福、SAT等国外课程外,还要修满国内课程学分。到了高三,课程班中的优秀学生还将赴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深造一年,毕业升学瞄准世界一线名校。

  在广州,如执信中学这样引入“双轨制”模式开办国际课程班的公办高中目前已超过20所,部分学校的毕业生还可拥有中外双学籍。而广州外国语学校、广外外校、广大附中等多所学校的初中部亦加入了办国际班的行列,每年招收大批英语特色生。

  为何历来看重升学率的中学,会乐意将尖子生“送出去”?其中官方评价标准的转变在其中起着关键性作用。去年广州市教育局对普通高中毕业班的评价首次增加了“留学生加分”项,打破了以往仅看国内大学升学率的单一标准。

  虽然在今年的新标准中,给予考入世界300所顶尖大学的学生加分从每生1.2分下调为0.8分,并设置了每校仅能为20名留学生加分的上限,但各校的国际化办学热情并未因此褪减——上月,广雅中学、广铁一中等名校又相继宣布在今秋开招国际课程班。

  那么,在国内高中课程接轨国际之时,又是否能为留学低龄化“降温”?

  “目前初中生申请留学的数字还在攀升,但随着高中国际课程的成熟以及这种双学籍制的普及,是否会留住有意申请国外高中的学生,仍有待观望。”王红说。

  不过,邱韵彤的母亲黄女士坦言对这些国际班“没有太大的信心”。“在国内高中开国际班很难摆脱应试教育的思维,且不说外聘老师的水平如何,起码在国内学习没有国外的语言环境。”她更为看重的是国外高校对本地高中毕业生有较高的认同度,其招生名额也比留学生要多,“即便SAT没能考那么高分也有机会上名校。”

  “与其花10万元一年在国内读,还不如多花一点提前出去适应。”她说。

  记者

  观察

  低龄出国应该先算“性价比”

  低龄出国风潮涌起,其“性价比”是否真如想象中高?

  5年前,邓榕将正在念初二的女儿刘佳(化名)送到了美国读九年级,因为平时成绩和SSAT的分数都不错,刘佳顺利申请到一所私立学校的寄宿学位。“当时全家人都特别自豪,直到孩子哭得声嘶力竭地打电话说想马上回来,我和她爸的心都碎了。”

  邓榕还记得,女儿当时说吃不惯西餐,因为有语言障碍,常被同学嘲笑是“聋哑人”……这样的煎熬持续了足有一年多。

  去年女儿考上了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本是值得高兴的事,邓榕却笑不出来。因为最近一次女儿回家,做母亲的突然觉得孩子很陌生。“她说三两句就冒一串英文,给她买衣服嫌土,跟她上茶楼嫌吵,自己大半夜跑出门去连招呼都不打一声。”邓榕禁不住哽咽,“五年下来花了上百万,女儿有出息了,却不亲了,你说当初是对还是错呢?”

  事实上,刘佳这样的例子并不极端。有教育网站曾做过一个调查:在随机调查的100名留学学生家长中,有12%的家长发现孩子在国外宽松的环境下出现厌学、疯玩、早恋等现象,其出国时年龄大多在10-15岁之间。

  “个人不赞成学生太早出国留学,基础教育还是国内更扎实!”作为一所外语学校的“大家长”,在广外外校校长李建民看来,学生在小学或初中时期出国不仅生活上不能完全自理,心智也远未成熟。

  (南方日报记者 毕嘉琪 赖竞超 实习生 刘震 统筹策划 戎明昌)


文章来源于:http://www.zjjxrs.com/liuxue/1527.html

(责任编辑:286257067)


推荐图文
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02-2011 人力社会新闻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