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考试 >
热门搜索:

那年他孤独赴高考 全村人都曾等着看他笑话|高考|高考40年|民办教

Www.zjjxrs.com 发布时间:2017-05-24 文章来源:www.baidu.com

  《那年我高考》 第二期:《苗文明的延水谣》

  “如果没有高考,我可能还在农村当民办教师。那个时候我一个月18块钱,所以我当时,当民办教师我们家生活条件已经改善了。我回去透露出来要考大学,我爸不同意,我妈不同意,我三个妹妹不同意,最不同意的是我哥跟我嫂子,‘你走了,这一家人咋办呢?’”

  虽千万人吾往矣

  62岁的苗文明已经从延安中学退休。他清晰地记得,40年前恢复高考的消息,给他和全家人带来的强烈冲击:是守住这每月18块钱的工资,还是到未知的世界去看看?他掂量出了轻重。

图为苗文明接受采访。图为苗文明接受采访。

  “县 城有我一个同学,他爸是教育局的,知道这个消息以后,直接就跑来跟我说,赶快复习,马上恢复高考了。底下人谁也不知道怎么考,多少年没考了。复习能复习什 么?无非就是高中课本,一本代数,一本几何,物理一本,化学一本,就这几本书。怎么复习?每天晚上别人睡了,我在那儿看,就是两个多月。晚上看的得瞌睡 了,头拿凉水一洗,不瞌睡了,再看。”

  在那个年代,恢复高考,并不没有完全消除人们对拥有知识的疑惑:那么多有文化的学者、有知识的青年,不还是在延川的沟沟坎坎刨土么?不是都说知识越多越反动吗?

  看着儿子痴呆呆地就要高考,妈妈问他,考上大学,生活会比现在当民办教师还要强?

  苗 文明告诉妈妈,肯定能有好光景。妈妈帮着瞒过家里的7位反对者,支持他偷偷参加了高考,“家家户户那时候墙上都有广播,广播上通知体检。我哥骑着车子跑 来:‘你说你不考,人家叫你体检?!’我说考咧。体检完了以后搞政审,学校的、公社的都盖了章子。村里的,我哥就是大队书记,大队的章子就是他拿着呢。我 回去盖章,不给我盖,大队的章子在箱子里锁着呢,不给我盖。我笑了一下,拿钳子把他那个锁子一扭,拿出来自己盖上,这下他也没招。说‘你考是考了,体检不 一定能录取你’。”

图为苗文明带记者前往当年执教的村庄图为苗文明带记者前往当年执教的村庄

  等 待,总是让人心焦,苗文明每天出工,都不停地眺望村里通往外面的那条路:“正月十六我就拿俩筐子担粪,上到半山,沟底下邮递员来了,喊我呢,我当时一听到 这个消息,我就把扁担这样一丢,两个就这么大的筐,从山里在前面往下跑,我在后面追着往下跑。我跑下来把通知书一看,我说这怪不对嘛,我报的陕西师大数学 系、化学系,怎么录取的是生物系?什么是生物我都不知道。但我一想,管它啥,反正上大学了,走!”

  苗文明是延川县南河公社在1977年考上的唯一一名大学生。但家里人却没觉得自豪。

  当晚,他家窑洞里坐了满炕的人。

  “买了车票,我知道还有个问题,家里人不让我走。我就买了两瓶酒。我把酒一拿,往炕上一放,我说:‘你们都听着,大学我考上了,票我也买下了,明天早上我就走了。谁也挡不住,你们就不要挡了,’”苗文明说。

  贫苦,困不住信天游嘹亮在沟峁之间

  苗文明自己喝了壮行酒,一早坐车到延川,再转车上延安,歇上一宿,又换上长途汽车到铜川,最后转火车奔了西安。到了西安火车站,他一眼就看见了陕西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红灿灿的迎新大横幅。

图为苗文明大学时期的同学合影图为苗文明大学时期的同学合影

  那一刻,苗文明觉得,此前所有的倔强、执拗,都划得来,“我一到陕师大以后,再不回家,没路费了。我去了再回不来了。我也没有问家里要一分钱。我当时在校园里,可以说是穿得最烂的,我去报到穿的什么,再就没有换过衣服。”

  在 西安公路学院工作的二哥答应,可以承担他上学的花销,“一开学,这个教材书要收钱。第一年我没有钱,我去问我哥,就公路学院这个哥,我说,给上二十块钱。 结果我哥说他也没有,他给我借去,我就走了,我就回陕师大了,他借钱去了。第二天他给我送过来了。这一次完了以后我再没有问他要过一次钱。”

  陕北的困苦,困不住信天游嘹亮在沟峁之间。物质的匮乏,丝毫没有影响求知的快乐。宿舍里像比赛似的,看谁读书睡得晚,起得早。

图为苗文明大学同学合影图为苗文明大学同学合影

  苗文明们就像遭了年馑的荞麦苗子,一沾雨露,就苍翠挺括,“原来当民办教师,要看书没有书。现在有了书了,确实把时间很珍惜。我四年八个假期,我都在校不回嘛,像中国通史、红楼梦,啥的,图书馆啥书我都借着看。”

  教书,让更多的孩子上大学

  1982年元月,苗文明从陕西师范大学毕业。回到陕北,在延安中学执教生物。这一年,党的十二大确立了教育在整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战略地位。

  “这是毕业证书,78年2月至82年1月,在我校生物系修业四年期满,准予毕业,我是82年元月18号跑到延安中学报到的,”苗文明说。

  村 里人觉得,你娃念了四年书,还是回到山旮旯里,也飞不老高嘛。后来苗文明让老娘坐着飞机从延安飞到西安,这事儿在村里可闹出了动静:“1986年,我生了 儿子,她在延川,我把她接来,我说‘你给我看孩子’,住了几天我说,‘你坐飞机到西安转转去’。去了以后,她要回去,我说‘你为啥要回去?’我妈说,‘我 回去给他们夸嘛,他们当财主的,汽车没见过,我坐过汽车、坐过飞机、坐过火车,我比他们活得强。’”

  这下子,像苗文明那样上大学,成了当地人供孩子念书的动力,“毕业以后,咱教学到延中。教了三十几年,培养出去的学生也比较多,个人生活也比较好,对国家来说贡献也不小,培养了很多学生。”

  “这些学生,你看,这叫李冰(音),这孩子当时演过电影,这个叫孙衡(音),现在在上海复旦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这个叫张东胜(音),现在工作在旧金山。现在这些学生,他们的孩子基本都已经上大学了,所以现在已经两代人了。这个苏东朝(音),上学的时候,整天都背一盘象棋,最爱下象棋了……”

  退休后的苗文明,仍然在当地一家私立中学任教。他说,其实自己的履历表特别简单,从一个讲台换到另一个讲台。在他的心里,没有啥,比教后生们念书长本事,更重要的事情了。

  如果没有高考,他们将会怎样?

  本期主创:

  策划:蔡小林

  编审:任捷

  记者:肖源、刘涛

  播讲:聂长悦

  制作:权胜

  视频:吴桐

  新媒体:张天健、栾红


文章来源于:http://www.zjjxrs.com/kaoshi/38826.html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1 人力社会新闻 版权所有